今天,杭州一个上班族穿上了秋裤……

 生活服务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21 13:40

  常记溪亭日暮,浪完不知归路,兴尽晚回舟,误入降温局部。秋裤,秋裤,天冷真扛不住。

  ——李清照《如梦令·秋裤》

  步入中年的标志之一,就是再也不用妈妈暗示,不用奶奶催促,自觉穿上秋裤。

  当立冬开始刚过,八妹心里开始琢磨一个问题:“秋裤”是不是秋天穿的裤子?

  如果是,那现在是不是穿秋裤的季节?

  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当寒潮来临,再抗冻的腿子,都得投入到秋裤大无畏的怀抱中。

  冷空气忽如其来,打得杭州人一次措手不及,眼看着周末还是晴空万里阳光和煦,转眼间气温就毫无预兆抵达4℃……

  如果说有什么比南方降温更可怕的,那肯定是一边降温,一边下雨……

  全世界都知道北方供暖了,在这赤裸裸的装备压制中,苟延残喘的南方人,只能从衣柜里翻出去年陪自己度过凛冬的护具——秋裤

 

  毕竟,面对“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”,任何羽绒服/棉服都是纸做的

  它们总会在风中凌乱成一团围绕着你身体的湿棉花,逐渐蚕食你的体温,将你费尽心思制造的热量以肉眼可见速度扩散传递到空气中。

  ——于是,你成了在风中颤抖的狗。

  幸好的是,杭州并不是什么时尚之都。在天冷穿秋裤这件事上,没人会耻笑你露在九分裤裤脚下的小秘密。

  温度与风度选哪个本就是个伪命题。纵使是平时西装革履的上班族,在这个问题上,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温度。

  西装是都市白领的面子,挺括或绅士,而把实用主义发挥到极致的秋裤

  才是他们离不开的里子——纵使你的每一条秋裤都丑得千篇一律

  据说,现代秋裤是加拿大人斯坦菲尔德发明的

  但传说中秋裤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,靠的还是苏联大哥的指点。

  1921年苏联丘尔库夫斯基访华,教懂得瑟瑟发抖的中国人制作抵御严寒的棉裤做法。

  从此以后,这种在冬天救命的宝物就叫“丘库”

  就这样,“丘库”就风风光光地走入了中华大地的千家万户,在不为人知的裤腿身处,默默守护着华夏儿女瑟瑟颤抖的老寒腿。

  尽管在给“丘库”命名的过程中,南北方人民展开了坚苦卓绝的battle。

  北方人管它叫“秋裤”,南方人叫“棉毛裤”。

  而如今,尽管换上了“打底裤”这个听起来有点正常的名字,却依然换汤不换药。

  众所周知,熬夜会秃,就算是洗烫吹染齐上阵都毫不惧怕的头皮,在面对某天通宵熬夜洗头时的那一撮掉落的秀发,都会虎躯一震,开始担心中年危机。

  而秃头只不过是广大上班族步入中年的前兆,真正让人恐惧的中年危机

  是在冬日某天因为没有秋裤保护而出现的关节炎,乃至老寒腿。

  到那时候,不用催,你自己就套上了一条加绒锁热的秋裤。

  这时候的杭州人,建议人手怀揣一个保温杯,把裤脚塞进袜子,换上棉裤,并随身携带二两酒暖胃防身。

  大文豪鲁迅曾经并没说过:到了一定阶段的男人,冬天在街上看见露两条腿的女生,下意识反应并不是觉得好看,而是好冷。

  冷风磨平了他们的棱角,他们的任性洒脱停留在了烟里、酒里、KTV里,而其他时刻,他们克制而冷静,一代医学绝症“秋裤恐惧症”不治而愈。

  更何况,不穿秋裤,身体就会觉得冷,一旦觉得冷,就会本能地不自觉地吃更多食物来产生热,而一旦吃多了东西,你,又长胖了。

  为了少穿一条裤子保持腿型,而换来更多体重,像极了你追求爱情的样子。

  最后,忠告广大90后中年男女——遇到这天气还不穿秋裤的人,请尽量远离。

  因为他们对自己太狠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……